敬老院里的“好闺女” - 慈善故事 - 人物故事 - 锦州市慈善总会
锦州市letou国际米兰下载总会

关注“锦州letou国际米兰下载”微信平台

人物故事
快捷通道

敬老院里的“好闺女”

2018-04-04

——记凌海市温滴楼镇敬老院院长、共产党员张玉梅

1989年,23岁的张玉梅来到敬老院,做了一名服务员。她每天打扫室内外卫生、为行动不便的老人洗衣送饭,为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老人洗脸、洗头、理发,擦洗身子,有时还给他们收拾大小便。这样的工作一干就是26年,从服务员到院长,她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倾注在党的养老事业上,用自己的爱心和行动,谱写了一曲共产党员无私奉献的赞歌!

她骑自行车,每天往返40里路上、下班

她家住在边墙子村,山村土路,爬坡下岭,她每天骑着自行车往返40里路上下班,26年如一日,风雨无阻。一次因院里事多,回家晚了,天黑路陡,一个没注意,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,车子摔坏了,衣服划破了,手臂和身上受了伤。第二天,她又准时赶到敬老院上班,老人们看见了都心疼地说:“歇两天吧”。她却说“没事儿,只要你们好,我这点小伤不算什么!”

丈夫遭遇车祸大腿骨折,她只请了五天假

2002年,她丈夫因车祸,不幸大腿有三处被撞成了粉碎性骨折,遭到了这么大的事儿,她也只请了五天假。丈夫住了半年院,在家养伤三年多。公婆年纪也大了,既要照顾儿子,又要照顾孙子,张玉梅起早贪黑地“长”在敬老院,无暇顾及家里,丈夫和公婆难免对她有些抱怨。她对丈夫说:“你养伤有爸妈照看,可敬老院里20多位那么大岁数的老人和智力不全的孩子在等着我”,说着说着她流下了眼泪,既是愧疚,又是求得谅解。她用自己的孝心和柔情,取得了公婆和丈夫的理解、谅解和支持。

她“承包”了精神病老人的“看护权”

院里有一位叫李大树的老人,患有精神病,经常外出走失。平日里,人们都注意看护他。但在一年的春节前,他还是走丢了。张玉梅在冰天雪地里,走遍了锦州市内的大街小巷和温滴楼乡周边的村屯去找他。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,在大家的全力寻找下,终于找到了老人。从此以后,她亲自“承包”了老人的“看护权”,老人再也没有走丢过。李大树生活不能自理,张玉梅就经常给他洗澡、理发,他发病期间,还得像哄小孩一样,为他穿衣、给他吃饭、吃药。老人有时把屎尿弄得到处都是,每一次她都不厌其烦地给他擦洗干净,把他的宿舍收拾利索。李大树老人去世那天,泪水打湿了张玉梅的脸颊和衣襟。

她为过世的老人们打“灵幡儿”,捧骨灰盒

张玉梅在院26年间,共送走了68位老人,其中22人是残疾病人。去世的老人有亲属的,她帮助联系殡仪馆;没有亲属的,她就亲自去殡仪馆为老人收骨灰、打“灵幡儿”、料理后事。这些本应由亲生自养的子女们干的事儿,她都承担下来。这些过世的老人大多是她给穿的“装老衣裳”,有50多位她给捧过骨灰盒。她总说,只有送老人最后一程,才算是把老人真正当成了自己的亲人。这样做,也是给院里健在的老人们一个很好的心理安慰,免除了他们的“后顾之忧”。许多人问她做这些事儿,“你不害怕吗?”,她回答的很简单:“他们是我的家人”。

她为老人过生日,和他们一起包饺子过大年

她把敬老院当成了自己的家,把老人们当作自己的长辈亲人。凡是进敬老院的大多是年事已高、身体多病、没有儿女照顾的孤寡老人。他们很羡慕农村中子女们给父母“办寿”,张玉梅就把每个老人的生日记在自己的工作簿上,更是记在自己的心里。每逢哪位老人过生日,她都会把“长寿面”和生日蛋糕送到老人面前,老人们都感动地叫她“好闺女”。每逢年节,都是家人团聚的日子,可张玉梅自打到敬老院工作后,就没在家过过一个团圆的节日,特别是当上院长以后,每年春节都陪在老人身边,和他们一起包饺子、过大年。

民办养老院高薪聘请,她不为所动

敬老院里人多事多,可真正能干活的没几个。莳弄菜园子、喂猪、洗衣服、拆洗被褥,每天为老人们“打”煤、生炉子,她身为院长,这些事儿都要亲历亲为。镇党委、政府对张玉梅的工作非常满意,把她的工资从每月600元逐步提高到1900元,可她自己从来没提过自己的工资报酬。有多家个体养老院得知张玉梅的事迹后,都来聘请她去“主事儿”,月薪都在3000元以上,都被她婉言谢绝了。她说,“我在这里和敬老院‘呆’出了感情,和这里的老人们‘呆’出了感情,我舍不得离开这里”。

26年,敬老院变了,从过去一个破烂不堪的敬老院,变成了舒适优美的标准敬老院。张玉梅也变了,从一个青春靓丽的大姑娘变成了白发上头、已近“知天命”之年的中年女人。但是,她对党的事业的忠诚没有变,为人民服务的本质没有变。26年的坚守和付出,仅用“爱岗敬业”来评价她恐怕是不够的。她把“本职工作”之外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“他人”的身上,这种执着和善良,这种大爱和奉献,不正是我们所要讴歌的“义工”精神吗?

扫一扫关注
“锦州letou国际米兰下载”微信平台